导航菜单

雙黃連到底該不該搶購?連花清瘟膠囊等中藥能抗新冠肺炎嗎?專家發話了!-一妻多夫的国家

“你買到雙黃連了麽?”“我一盒都沒搶到,秒光!”這是1月31日晚間許多人與朋友的對話內容。

而就在1月30日下午的在上海市疾控中心,中醫葯防控新型冠狀肺炎專家組接受媒體採訪。中醫葯防控新型冠狀肺炎專家組組長吳銀根表示,2020年的疫情牽涉面更廣,病人病情沒有SARS重。在SARS治療中,發現中成藥連花清瘟膠囊有抗病毒作用,但是在此次疫情中是否有抗病毒作用,尚不清楚。

上海藥物所屢遭質疑由於此次發佈研究結論的是著名科研機構,不少網友毫不猶豫地選擇下單了。一位成功買到雙黃連口服液的消費者對《國際金融報》記者表示,“我對雙黃連口服液對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是否有效本來也是將信將疑,直到我看見這個結論是由中國科學院上海藥物研究所得出來的才相信。”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中醫葯研究員在接受《國際金融報》記者採訪時表示,“從目前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導致的死亡病例來看,這個病毒本身不致死,患者死亡大多是因為併發症,且呼吸衰竭的較多。雙黃連口服液中金銀花和連翹都是用作解表、清熱解毒的,黃芩可起到止咳的效果。從理論上講,(雙黃連口服液)可能存在抗菌和抗病毒的效果。”

中醫葯防控新型冠狀肺炎專家組成員張煒表示,在上海市公共衛生臨床中心的病人中,41人次接受了中醫診療,21人次服用中醫湯藥。張煒介紹,中醫講究望聞問切,對目前確診的病人需要進行完全的判斷,耗時較長,在病人中也尚未完全普及。

上海藥物研究所是個啥機構?為啥在他們的一篇文章竟能引起短短幾分鐘內售空全網所有雙黃連口服液?公開資料顯示,上海藥物研究所是我國曆史最悠久的綜合性創新藥物研究機構,擁有其中兩院院士6人,973首席科學家7人次、國家百千萬人才12人、基金委傑青22人、優青7人。此外,該所更是眾多醫葯學子夢寐以求的研究所,所內目前在學博、碩士研究生612人,聯合培養研究生400餘人,在站博士後91人。

“此外,中藥講究的是在特定的治療時間用某一味或幾味藥治療某一部位出現的特定問題。如果藥用對了,效果會很好,用錯了恐怕不會有什麼效果,甚至於會損傷脾胃。像雙黃連(口服液)這種藥,萬一是寒邪(癥狀),用了反而會起反作用。”該研究員呼籲,“我希望大家可以理性看待雙黃連(口服液)事件,如果出現了疑似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癥狀,請上報疾控中心並及時就診。”

  專家:沒必要囤貨

業內人士表示,“對於新型病毒,臨床用藥的常見策略就是從老藥中尋找哪種藥物可行,不管是抗逆轉錄的西藥還是清熱解毒的中藥,都需要臨床數據和案例說話。並且,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治療費用現在由國家全部負擔,就算某款藥物臨床實驗成功了,證明有效了,對於感染的患者來說,藥搶了也是白搶。”

備受市場關註的藿香正氣膠囊(丸、水、口服液)和連花清瘟膠囊均參考了2003年的“非典”治療。據悉,連花清瘟是以嶺藥業2003年“非典”期間研發的中藥新藥。而另一款知名度較高的藿香正氣膠囊(丸、水、口服液)是2003年原衛生部《傳染性非典型肺炎(SARS)診療方案》中為數不多的中成藥之一。

而這次瘋搶雙黃連口服液的行為主要源於一篇報道。1月31日晚,新華視點稱,中國科學院上海藥物所與武漢病毒研究所聯合研究初步發現,中成藥雙黃連口服液可抑制新型冠狀病毒。

值得註意的是,無論是生產連花清瘟的以嶺藥業還是生產藿香正氣口服液的太極集團都在此次抗擊疫情中大量贈藥,而這兩個企業的存貨數額也在近年不斷增長。

記者註意到,在2003年非典期間,上海藥物研究所曾提供臨床實驗報告表明,“潔爾陰”洗液能抑制SARS病毒,對被感染的細胞具有良好的保護效果,且無毒副作用。

廣州某醫院溫病學專家在接受《國際金融報》記者採訪時表示,“中藥講究的是糾偏,也就是疾病或者亞健康狀態導致的陰陽失調,邪盛正虛的時候才要糾偏。例如,體內有了熱度方可清熱毒,有了濕氣才需去濕氣,有了表證才虛解表。在健康狀態下,沒必要喝雙黃連(口服液)預防。更沒必要囤藥,就算沒了雙黃連口服液,也可買草藥自己在家煎煮。”

受關註中藥不止一種實際上,最近不少中成藥都跟新型冠狀病毒搭上了關係。在《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診療方案(試行第四版)》(以下簡稱“第四版”)中新增了中成藥推薦。由此,不少中成藥登上話題熱榜。例如,連花清瘟膠囊和藿香正氣膠囊(丸、水、口服液)。

而對於用中醫葯預防的問題,吳銀根主張暫時給和感染者有密切接觸的病人做處方,但是否為有效處方暫未確定,是給一線人員的安慰照顧。同時明確表示,“不主張健康人群大規模吃中藥預防。”

一直以來,關於中成藥在疾病治療方面的爭論一直很大。北京市健康科普專家,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中醫醫院副主任醫師吳義春曾在媒體公開表示中成藥治療必須合理選擇。他表示,“中成藥使用有效果的前提是準確合理,合乎病情,辨證使用。即根據體質、病情不同,分清楚是熱、是寒還是濕等不同,合理選擇才有效。”

充滿爭議的雙黃連一晚上就售空的雙黃連到底是個啥?公開資料顯示,雙黃連擁有口服液、顆粒、膠囊、片劑、註射液等多個劑型,主要成分為金銀花、黃芩、連翹提取物,用於治療發熱、咳嗽、咽痛等。其中,雙黃連註射劑是我國最早批准的中藥註射液品種之一,在不少基層醫療機構里,雙黃連註射劑一度成為治療兒童感冒發熱初期的首選藥物。

事實上,這款曾經在基層受歡迎的中藥註射劑早在2017年人社部網站公佈的新版醫保藥品目錄中被限製為二級以上醫院才有資格用。而在更早的2014年版本國家食藥監總局發佈的《國家藥品不良反應監測年度報告》中,雙黃連合劑位列中成藥口服製劑不良反應排行榜第一名。

杭州地區某三甲醫院呼吸科醫生向《國際金融報》記者介紹,“從目前的疾病診療方案上看,目前新型冠狀病毒肺炎使用的是病毒性感冒的治療方式,與一般流感的治療方式和治療用藥均無明顯差異,對症治療為主。即發熱就降溫,咳嗽就化痰,缺氧就輸氧,不存在什麼特效藥。”

抗病毒作用尚不清楚藥物由於疫情提升了熱度,其在疫情中的治療效果怎麼樣?

上述消息一齣,許多人誤以為醫葯領域科研出現重大突破,各大平臺上的雙黃連口服液瞬間售罄,甚至獸用雙黃連口服液也在部分商家出現售空情況。

原標題:雙黃連到底該不該搶購?連花清瘟膠囊等中藥能抗新冠肺炎嗎?專家發話了!

但是,記者在查閱雙黃連相關資料時註意到,雙黃連曾經屢上“黑榜”。

雙黃連到底該不該搶購?連花清瘟膠囊等中藥能抗新冠肺炎嗎?專家發話了!

一晚上就如此脫銷的雙黃連口服液真的有必要囤貨麽?真的可以治療新冠肺炎嗎?

2018年4月,國家藥監局發佈公告,由於雙黃連註射液註射劑作為兒童常用藥曾多次發生致死事件,要求修訂其說明書,併在修訂的說明書中明確提出,“本品不良反應包括過敏性休克,應在有搶救條件的醫療機構使用,使用者應接受過過敏性休克搶救培訓,用藥後出現過敏反應或其他嚴重不良反應須立即停藥並及時救治。”

事實上,在第四版中,被推薦的藥還有很多。例如,在醫學觀察期推薦使用的藿香正氣口服液(丸、水、口服液)、金花清感顆粒、連花清蘊膠囊(顆粒)、疏風解毒膠囊(顆粒)、防風通聖丸(顆粒);在臨床治療中期推薦使用的喜炎平註射劑、血必凈註射劑;在臨床治療重症期推薦使用的血必凈註射液、參附註射液、生脈註射液。

引起1月31日晚全民搶購潮的上海藥物研究所事發後的幾小時接受了媒體採訪,關於雙黃連口服液對新型冠狀病毒是否有效一事,其表示,“目前只是初步發現對病毒有抑製作用,科學的事情我們不想說得太過。後續我們後續會在上海市臨床醫學(研究)中心做一些實驗,雙黃連本身就是上市的藥物,但是對病人如何有效,我們還要做大量的實驗。”

此外,2013-2014年國家藥品不良反應監測年度報告顯示,雙黃連合劑(口服液、顆粒、膠囊、片)在中成藥口服製劑中不良反應/時間報告中,數量均排前三。

  此外,新浪視頻發起關於“網售雙黃連口服液基本脫銷,你參與搶購了嗎?”的投票,兩小時內有超57萬名網友線上參與,其中3.5萬名網友表示買到了,15.5萬名網友表示沒買到。

那麼效果又有多少呢?該研究員進一步指出,“從中藥里拿出一百味藥來,半數以上都可能產生跟雙黃連(口服液)類似的效果。從中藥角度來看,拋開劑量談毒性和藥性都是耍流氓。同時,據披露信息來看,目前雙黃連(口服液)對新型冠狀病毒是否有效還僅僅停留在體外抗病毒試驗階段,目前沒有任何研究,哪怕是早期研究可以證明健康人吃這個可以對病毒有預防作用。”

此外,2019年11月,該所與上海綠谷(集團)有限公司共同成立的上海綠谷製藥有限公司宣佈,其研發的一款名為“九期一”(甘露特納,代號GV-971)的新藥,可以用於輕度至中度阿爾茲海默症。該消息宣佈沒多久後,該項目的核心研究人員中國科學院上海藥物研究所研究員耿美玉甚至被質疑論文造假。